世界少棒赛开打 纽约体育明星分享少棒趣事

150
(Pxhere CC0 Public Domain)

2019年的世界少棒锦标赛已经开打,今年代表美国东区的是来自新泽西伊丽莎白市的埃尔莫拉青年小联盟(Elmora Youth Little League)。

许多职业球星都在儿时参加过少年棒球队,因此数位纽约洋基棒球队和巨人美足队的球员应景向媒体分享了儿时打少棒的趣事。

从布朗克斯到东卢瑟福,以下记录了他们的一些分享:

巨人队的防守员Jabrill Peppers在新州East Orange长大,他12岁时参加当地的少棒冠军赛。到了球场他得知一个“惊喜”。他们的一个投手受伤,候补的投手又未到场,于是,中坚手的Peppers自然就被教练派去当投手,尽管他从未投过球。所幸他是一个杰出的运动员,这次的机会,竟让他表现得可圈可点:“我们最后以1分落败,因为有1个女生上来打击,我不想用力投快速给女孩子,结果她打了1个场内全垒打。”

洋基投手Zack Britton:“我的成长很晚。即使我的父亲是教练,我也不是常规首发,因为我不是最好的人。我参加了一些非常非常好的球队。”

洋基外野手Mike Tauchman:“我记得他们要求我们开始戴护杯,我非常不喜欢它。也许那时我注定要当外野手。”

巨人防守前锋Dalvin Tomlinson分享到:“我第一次打出全垒打,球竟然砸破了一个汽车挡风玻璃。而我的家人不得不处理这个问题。我可能才6、7岁。我队上的每个人都觉得它很酷。”

巨人队的四分卫Kyle Lauletta:“我最难忘的是,在一场比赛中,有一个打左外野的小孩正在抠鼻子时,球飞过来几乎击中了他。每个人都喊’接球!’但他正在抠鼻子。不骗你,我记得很清楚,那不是我。”

洋基队投手Chad Green:“我们第一次从我们伊利诺伊州的小镇出发去圣路易斯和芝加哥比赛。这一切都很酷。这是我们第一次走出我们的小世界,去见识那些地方,住酒店很有意思。”

巨人线卫Joey Alfieri:“我最后一次打棒球是五年级。我参加甄选,被选入了队。第一次训练时,我不认识任何人,而且天气又很冷。在开车回家的路上,我告诉妈妈我宁可参加田径队。”

巨人队的进攻后卫Nick Gates:“我大约10岁时,我们在外野热身。我试图把手套放在我的两腿之间来接球。我只是开玩笑,但我的教练看到了,就在那局开赛前把我拉出来了。这有点尴尬,也有点搞笑。我记得我有接到球。但我听到了我的名字:’过来!’……我就知道我下课了。”

巨人四分卫Alex Tanney:“在我在一、二年级时,被三振出局后是会哭的,对,我是那种孩子。然后我父亲就跟我讲,打棒球不能哭……”

洋基队接球手Austin Romine:“我来自加利福尼亚州,那里,你必须赢得如此多的比赛(而不是其他地方),你必须赢得三场比赛才能进入’小联盟世界大赛’。所以这很难做到,我们最终输了,所以,不得不在电视上观看世界大赛。”

巨人队跑卫Eli Penning说:“‘我爸爸’是一位狠教练。比赛时我是捕手,他会站在篱笆后面说:’把球用力扔回投手!他们如果看到你的手臂很虚弱就会盗垒!’我当时很讨厌他,但球场上的每个人都认为这很好笑。我的队友会说:’Penny,你爸来了。’我和我的兄弟都很不爽,还会回家跟爷爷告状:’他在比赛中对我们很坏。叫他冷静下来,放轻松一点。’”

Facebook Comments